极品女性网
莲蓬鬼话

鬼图鬼话

2015年10月07日 编辑:极品女性网 浏览:211次

鬼图鬼话


  智者 查无此人 我是一个旅行家,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。


  城市里的人非常热情,他们盛情地款待了我,让我感觉到出门在外却像是在家一般。
  除了一个傻子,城市里惟一的一个傻子。
  这个傻子也不知道怎么来到城市里的,当人们认识他的时候,人们就已经熟悉了他。他也不是那种非常讨人嫌的傻子,只是喜欢阻止我做热情的市民们让我做的事情。比如说市民请我喝汤,他就说汤里有毒;市民们请我到公园玩,他就说公园里有陷阱。傻子还说,这不是一座城市,而是一座人间地狱。诸如此类,让我十分尴尬和无奈。
  虽然开始我还担心过,但是不久我就知道傻子构想的事物纯粹就是子虚乌有。我喝了汤,去了公园,我一直好好地活到现在。我不觉得这里是地狱,反而觉得这里是天堂。直到我觉得自己在这座热情的城市里停驻的时间够久了,我该离开了。
  得知我要走了,热情的市民们自然是极力挽留。我婉言谢绝,因为我还有很多地方计划要去。如果完成了生命中所有的旅行计划,在这里落脚,安安稳稳地度过我的下半生,未尝不是一个完美的选择。
  市民说,我们知道你是个旅行家,你有自己的旅途,但是你能不能迟一天走,参观一下我们城市最有特色的东西。
  我想,为什么不可以呢?一天在我的人生里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  他们高兴地给我捧上一碗茶,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奇葩,我喝完茶之后就安安静静地睡去,等待着明天参观完市民们最引以为豪的东西,然后精神饱满地离去。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被低沉的如雷般的诵读声惊醒。我想起身看看发生了什么,却发现身体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。眼前是无尽的黑暗。正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,一道刺眼的阳光扑来。市民们身穿着黑色的、有巨大棚帽的袍子,密密麻麻地聚集在市中心的广场上,嘴里念着低沉的祷告,那是我听不懂的语言。
  “伟大的神啊,我们触犯了您的利益,我们想要赎回灵魂。请接受这第十九个献祭者……”
  我看见广场中央那堆熊熊燃烧的烈火,那灼热的温度一点点勾起我的绝望。
  对了,还有那个傻子。他正傻笑着穿梭在穿着黑袍子的人之间,没有人为难他,他们大概认为傻子的灵魂只会让神更加恼怒罢了。也是,谁会跟一个傻子过不去呢?我被投入火中的一霎那想起了傻子曾经给我的忠告,这是一座繁华的地狱,或是一座荒废的天堂。
  我被世界欺骗,也许我们都被这世界欺骗;我们费尽心思想要做这个社会的智者,但是却被彻底地愚弄。社会还是社会,我们还是我们。
  其实,只有傻笑着的傻子,才是真正的智者。
  破灭依旧 沈姬铭
  我不记得我在哪里,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,什么都忘记了。当我醒来才发现浑身酸痛,而且身体上还有不知名的伤口。伤口不多,但是很深,血染红了衣衫。
  广场上空旷无人,青灰色的石砖铺满整个地面,天空依旧很蓝。望着不远处的把广场围住的围墙,我想到了罗马斗兽场。我走到墙壁的边缘,企图找到一点儿缝隙能让我爬上去,但是围着墙壁走了好几圈,除了石头的接口处,根本没有找到一丝缝隙,但那接口根本无法让我用力爬上去。
  口很渴,没有食物,没有水,再加上身上不知名的伤口,我想很快我就会死了吧!
  “喽喽唔……”
  我四处张望,在我身后不远处找到了那个发出怪声的东西,它全身披着黑色的斗篷,看起来只有三岁小孩大小,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,但肯定是个活物!
  我慢慢走向那个东西,它依然在不停发出那怪声。我准备伸手掀开这黑色的斗篷,但刚一碰到它,一只黑色的爪子便趁我不备,狠狠地在我手臂上抓了一下,顿时火辣辣地疼。我一气之下狠狠地踢开这东西,这东西又借力反扑向我,一时间我处于被动,不由得暗骂一声,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!
  就在这时,天空中落下~把剑,插在我身前的石砖上。我立刻抬头看向墙壁上方,果然,一个模糊的人影转身不见了。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或许只有赢了这个怪物才能知道一切,我拔起地上的剑,与这怪物展开殊死搏斗。天不负我,最终我把这怪物捅死。
  一个黑暗的房间里,几个黑影正用闭路电视看着广场上的我。杀掉这怪物后,身上的伤口又增添了许多。不知是谁说道:“这个人类不能持久战斗,计划失效,除掉他再进行下一个人类测验!”
  另一个黑影什么都没说,按了墙上的一个按钮,视频显示有更多的黑色斗篷怪物出现了。我看着这些从地底冒出的怪物,又看了看手中的剑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我要活着!


  虚空 小魔咒咒
  孤独像涨潮的海水,一波一波涌来,瞬间将我吞没。
  天才总是寂寞的。
  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,却很正确。
  不过这一次,我却没有感到任何孤独的虚无。看吧,臣服在我脚下的芸芸众生,你们,可曾知晓了我的高不可攀,是否该虔诚膜拜于我的脚下?
  我开始冷笑,颓败地笑、狂傲地笑、满足地笑。
  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微妙。俯瞰渺小的生命,是多么让人满足。我仿佛摇身一变,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摇身一变,成为了拥有无上生杀大权的主宰者,不会再为食不果腹而焦灼,不会再为风餐露宿而悲愤,亦不会再有任何烦恼了吧。
  但是,为什么,我的心还是如此苍白空虚?
  接下来,我要做什么?先杀掉一个来祭奠我的过往?还是,什么都不做,享受此刻的安宁?
  只是,不由我多想,就从远处传来隆隆的轰鸣声。
  它有别于沉闷的雷声,而是有韵律地呐喊和咆哮,紧接着,黑压压的一片,从遥远的天际滚滚而来。
  他们的头低着,容貌被遮掩着,看不出五官与表情,但我知道,由他们体内传出的不甘与狰狞,足以把势单力薄的我摧毁得体无完肤。
  我要怎么办?
  我的眼底一片灰暗,记忆中的片段扭曲旋转。
  我看到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,黑漆漆的屋顶,黑漆漆的天空,黑漆漆的陌生面孔,黑漆漆的灵魂,黑漆漆的世界,黑漆漆的人生……
  曾经,我那么接近死亡,在难得经历的濒死体验中,我与无数亡灵面对面,不言语,却胜过千言万语。在那个未知的世界,语言是那么苍白无力,但,我却能神奇地与他们沟通、交
  十八层地狱,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残忍可怕,亦可能是,我的短暂人生极少顽劣卑鄙,大量充斥的,除了孤独,便是寂寞,因此,我才得以与一些友善无害的黑色灵魂相安无事地厮守在一起。

  感受不到时间的流淌,更没有肌体上的任何不适,饥饿、疾病、伤痛……什么都没有。
  我仿佛一叶失去方向的小舟,飘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无处依托。
  后来,我却突然从那看似安宁的混沌世界中抽离出来,我重新拥有了生命,却更加迷茫。
  再后来,我便莫名其妙地获得了无上的权利。
  最后,我再次遇到了他们,从天边来势汹汹的黑压压的他
  那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亡灵,他们来找我做什么?是要惩罚我的不告而别?或是嫉妒我可以重获新生?
  我苦笑,生命于我,真的一点儿意义都没有。
  不信?你可以倾听我的心跳,它似乎在倾诉,噗通、噗通,不痛、不痛,但,怎么可能?只要是活着,就会离疼痛很
  那么,来吧,我不怕你们。如果黑暗要将我撕成碎片,又何必憧憬白昼的怜惜?
  他们黑压压地经过我的身边,我的眼底,我的脚下,却没有停留的意思,我似乎成了他们眼中的薄雾,无体无形,无色无味,无声无息……
  等等,那么,我,去了哪里?
  我长叹一声,继而苦笑,原来,我已成为了横亘在两个世界之间的人,没有生命,亦没有灵魂。
  他们于我,只不过是匆匆过客,我不属于他们的世界。
  而此刻的我,到底算是什么?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京都鬼话

手机端 | 电脑端 |